紀念外公 
其實本來打了一長串,不過因為手殘按到....
只好重新發了。

我一直都是個記性不怎麼好的人,能記得的過往也只有印象深刻的那幾件事,

但,兩年前的7月初與兩年後的7月初,讓我突然很想寫一篇文章來紀念我的外公。

先從馬殺雞開始說吧。

雖然不是專業的推拿師,可是幫幫家人按摩還是可以的。
所以我只要有回老家,一定會幫常常不太舒服的外公按摩,
每次外公都會誇我說:
"OO(我的本名),你是去哪裡學來的,按的很舒服啊~"
因為被誇獎很開心以及這樣可以讓外公身體舒暢,只要回老家我都會主動幫外公馬殺雞。

再從前一個晚上說起吧。

因為有一堂課需要6月底7月初才可以給學分&拿畢業證書
所以我多在學校這邊待了一陣子。
終於,一想到隔天就可以拿到畢業證書,我欣喜若狂地一個人跑去了夜市。
其實屏東的夜市不怎麼有趣,但因為我在那邊有認識的店家,所以都是跑去找他們聊天。

那天,我到了十一、二點才回到朋友的家(我借住在他家)。
當我回家後才發現,我的手機不知道甚麼時候就沒電了!
拿出充電器充電,我洗個澡就上床睡了。

隔天,一早我被爸爸的來電吵醒。
爸爸先是問我昨天怎麼沒接電話?
我笑著回答說手機沒電了。
然後爸爸說了一句話
"阿公過世了,你快點回來"

我呆了一下,接著轉頭看看四周。
沒有半個人。
我告訴爸爸今天領了畢業證書之後就馬上回去。

好不容易等到學校行政人員上班時間,我以最快的速度去領了畢業證書。
之後直奔日文老師的辦公室。
原本是想和導師和打工地方的老師們說一聲的,不過因為暑假,大家都不在。
平常我會去找日文老師用日文練習聊天,所以我知道他會在辦公室。
敲敲門,我轉開辦公室的門。
已經先有兩位訪客在裡面了,是教科書的廠商,希望老師下學期能採用他們的書。
老師請我進來後,我以哽咽的聲音對他說:

"センセイ、ワタシノオジイチャンガ、シンダ......"

接著我坐在每次的老位置上痛哭失聲,彷彿辦公室裡沒有人一樣。

或許是推銷完畢,或許是氣氛被我破壞了,教科書廠商在大約二十分鐘之後離去。
而我也哭得差不多了。

老師問過情形,便很令人感動地說要載我去高雄左營坐高鐵回家。

我簡單地收拾了必要的東西,搭上老師的車往高鐵站出發。

路上我沒有說甚麼話,也沒有再哭,只是默然地看著窗外。
老師也了解我此時的心情,只是開著車安靜地往目的地前進。

到了高鐵站,老師請我吃了中飯。
吃完中飯,我向老師答謝這一年來的指導與今日之恩後,上了高鐵往台中前進。

高鐵轉火車,然後爸爸到火車站來載我。

一回到家,慘白的顏色與哭泣聲淹沒了我。
除了我之外的親戚都在。
有的人正在摺紙蓮花、有的正在折紙元寶。
我抱著畢業證書小跑步地到了外公的遺體前,跪了下來。

那是一種很自然的反應,身為孫女的反應。

"阿公,我帶著畢業證書回來了,我畢業了........."
淚,又泛了出來。

外公的遺體被冰在一只由不銹鋼外殼所包覆的冰箱內,
只用透明玻璃開了一個四方型的孔好讓我們可以瞻仰遺容。
那是我最後一次親眼看見外公。

接著是喪禮的舉行,
外公是廣東縣人,有幾位兄弟都還住在那裏,外公也很常回去看他們。
得知噩耗後,外公的兄弟馬上搭飛機趕來台灣。
在聽祭文時,我才知道原來外公因為戰爭的原因有隱瞞自己的實際年齡。

公祭,
炎熱悶濕的天氣中,聽著根本不懂的經文讓我有點不舒服,
我沒由來地開始咳,咳到有些喘不過氣來。
後來爸爸媽媽叫我先回去休息,我照做了。
昏昏沉沉地躺著,我一度快要進入夢鄉。

可,
外婆哭泣的聲音從外頭傳進來,叫醒了我。
我第一次聽見外婆哭喊,一聲一聲喊著外公的名字,我的淚也跟著流出。

外公從那之後變成了一張被框在木框中的照片。
我馬殺雞的對象也換成了平常只叫我幫忙抓癢的外婆。

我開始找工作準備踏入職場,
一直到現在,我才把那個時候的事情給寫出來。

當年,香家好朋友夕海也痛失了外婆,
今天心血來潮又看了一次那一篇紀念她外婆的文章。
突然好想寫一篇文章給我的外公,
所以寫了。


獻給外公。

我們都很想你。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jellyfish520.blog126.fc2.com/tb.php/114-d99046f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