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刊物廣告】華戀 
華戀封面

(點圖開新視窗,可以看的更仔細ˇ)


APH 中.灣+微日.灣小說本

封面、插圖繪製︰芷歆(點進去會連到芷歆的BLOG唷)

聲明︰此本小說前半部來源為聆褆樣的同人本"華綻"(已徵得本人同意),後半部(日/據/時/代)則是作者自己的創作

收錄故事︰

華戀

後來的那個人(KIKU HONDA)

小婉是我的新娘(食物篇)

小婉是我的新娘(結婚禮服篇)


尺寸/售價︰ A5/150


希望預定者請複製以下格式貼於COMMENT


姓名(筆名可)︰

E-MAIL︰

領取場次/通販︰

其他(對作者的話)︰



試閱請下點
(以下國家名皆以本家人名與作者自取人名代替)


★柳婉=台.灣

★黎湘=香.港





某天午覺醒來,我看見一個黑頭髮、紅色衣服的人在看我。

他大大的手,很溫暖。

「啊,妳醒了阿魯!」……好可愛好可愛,這就是我的妹妹嗎阿魯!?

「?」這個人是誰?「○▲◆☆●⊙※…」

我發出一些對他來說聽不懂的音節問著他的名字。

「呃…」對了!她還不會說我的語言呢。「妳好,柳婉。我是王耀,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阿魯。」說到柳婉時,自稱王耀的他指了指眼前的孩子;而說到自己的名時,他比了比自己。

那個人告訴了我,我真正的名字。

「家人…?」

「妳可以叫我哥哥喔阿魯。」

「衝果…?逮萬…?」模仿著眼前男子說出的話語,名為柳婉的小女孩接著說下去︰「葛格!」小小的柳婉笑著看眼前的王耀。

「是哥哥,真是的阿魯…」

或許是午覺還沒睡飽,小小的柳婉很快又進入沉睡中。

「又睡著了阿魯……看來還要慢慢地教了。」就和菊那時候一樣啊,急不得的阿魯。「先帶她回家吧阿魯。」

從那天開始,這名為王耀的男人改變了我的未來。

* * *

「哇喔——葛格家好大好漂亮喔~~!」這裡好高唷~~~~

那天他帶我來到了『萬里長城』,從那裡望出去的風景非常的美麗。

「小心點啊阿魯!」小婉和菊不一樣,有時會玩瘋了頭,不隨時注意不行呢阿魯。

不過…都教過小婉幾千次了,我是哥哥,不是葛格…算了阿魯。

「嗚~~」柳婉突然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

「小婉怎麼了阿魯?」跑過去妹妹身邊,王耀關心地問。

「小婉家只有黑熊和梅花鹿…都不像葛格家有好多漂亮有趣的東西…」低下頭,小柳婉看起來似乎很失落。

「啊,如果小婉有興趣的話,我把我所有的知識和知道的東西都教妳吧阿魯!」王耀笑咪咪地看著眼前疼愛有加的小妹妹。

「真的?」柳婉聽到這句話,不禁笑開了臉。「約好了喔,葛格!」
「約好了阿魯!」伸出手一把抱起只到自己大腿一半的柳婉,王耀溫柔地說。

從那天開始,我在他身邊學到許多東西。

最初是語言。

「壹貳參肆…人之初,性本善……」

「小婉好棒!聽一次就會背了阿魯~~!」他開心地將我抱起來轉著圈圈。

接下來是文字。

「葛格你看~~這是小婉寫的~~」拿起寫著黑色字體的白紙給王耀看,柳婉小小的臉上有著墨汁留下的髒污。

「好厲害!…先不說這個,哥哥幫你擦擦臉阿魯。」竟然寫了『戀』…戀愛嗎…對小婉來說還太早了點呢阿魯。

再來是服飾。

「好棒喔~~小婉跟葛格穿一樣的上衣~~」穿著王耀手製的粉紅色旗袍式上衣與白色長裙在他面前蹦蹦跳跳著,柳婉頭上還可愛地插了朵小花。

「嗯~~很適合很適合阿魯!!!」小婉真的超可愛啊啊啊啊阿魯~~~~
最後是文化。

「小婉,過年的時候要貼春聯、還要放鞭炮喔阿魯。」替身高不夠的柳婉在門上貼上大紅色的春聯,王耀站在椅子上邊貼邊說。

「好~~小婉以後都會聽葛格的話,在過年的時候貼春聯和放鞭炮!」拿著整捲的鞭炮,柳婉站在離門口較遠處看著王耀的背影說。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教給我的。

或許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對葛格…對耀有了那樣的感覺。

大家都稱呼那種莫名的情感為『喜歡』。

後來不久,我也成了姐姐。

我弟弟的名字是『黎湘』。

* * *

「小婉~~這是你弟弟黎湘喔阿魯。你們要好好相處喔阿魯!」牽著一個小男孩,王耀的步伐有些一跛一跛,不過幼小的柳婉與黎湘都沒發現。

「黎湘你好~~我是柳婉^____^。」對著眼前年紀相仿的男孩,柳婉笑的燦爛。

「妳…妳好>////////////<。」好可愛喔~~我要娶她當新娘!
小黎湘暗自在心中這樣想著。

「小婉,還有一位客人要介紹給妳阿魯。這位是本田 菊阿魯。」有點無奈地介紹著本田,王耀臉上的笑容不如往常那樣開心。

「你、你好……」不知道為什麼,柳婉小小的身軀往後退了幾步。
禮貌性的點點頭,本田看著柳婉的眼神是冰冷的。

「吶吶~~小婉家已經有電燈和火車啦?」沒發現柳婉的異樣,黎湘興奮地問著。

「嗯,對啊…」那個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總覺得…好可怕。

「我還有些話要和菊說,小婉和湘就先去外面院子和貓熊玩吧阿魯。啊…記得餵牠吃些竹子喔阿魯。」

「「好~~~~」」柳婉和黎湘兩人同時回答,接著互看一眼後笑著小手牽了起小手到庭園去玩。

確定弟妹走遠之後,王耀將門鎖了起來。

(這樣,小婉和湘就不會看到了阿魯…)

「菊…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阿魯。我再怎麼說也是你的哥哥啊阿魯!」靠在門上,王耀低著頭說。

「我很感謝你教了我很多,但是這和現在的情況不可同日而比。我要的,絕不手軟!」而且,我從來沒承認過你是我的哥哥。

突然,面無表情的本田一個箭步向前給了王耀肚子一拳。

「嗚…」菊…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阿魯…

「這只是開端。先承認朝鮮獨立!」

點頭,王耀知道這件事遲早都會發生。

「再來…給我一點銀兩,最近我和阿爾弗雷德他們買了不少好東西,缺錢的很。」

「我知道了阿魯…」忍住肚子的痛,從箱子裡拿出銀兩,王耀走路時腳明顯地一拐一拐著。

「真虧你在那兩個小孩面前忍的住,應該很痛吧?哥‧哥。」諷刺地說著,本田的嘴角上揚了些。

「不要在小婉和黎湘前面這樣…我只求你這件事阿魯。」他不想讓那兩個孩子知道事實阿魯…至少,能隱藏多少就是多少阿魯。

「可以。」我知道你愛逞強,都已經被亞瑟和法蘭西斯他們打的青一塊紫一塊了還是要在弟妹面前裝威風…這就是你,弱小的你啊!王耀…

突然,本田想到了什麼似地,原本上揚的嘴角笑意更加深了許多。

「對了,我還要帶走…柳婉。」他知道,只要帶走柳婉,王耀就會一蹶不振。

「!」不行!小婉不可以給你!

衝向前去,王耀揮著早已被病痛侵蝕殆盡的無力拳頭想反抗本田。

「反抗是沒有用的,王耀。」現在的你連我一根頭髮都傷不了。

本田拿出了繫在身旁的武士刀,在王耀的拳頭打到自己前先用刀柄再次重擊了他的肚子。

「嗚啊…」再次遭到攻擊,王耀吐了些許的豔紅在地上。

「我再說最後一次。」本田的語氣冰冷如雪︰「我要帶走『柳婉』。」本田在話中特意加重了柳婉的名字。

「……」小婉…哥哥對不起妳阿魯…「我知道了阿魯…」

低下頭,王耀滾燙的淚隨著沙啞的哭聲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的黯紅血花中。


-----------------------------------------

「什麼!?菊那傢伙竟然偷襲你阿魯?」王耀敲著桌子憤怒地道︰

「之前才和我打了幾場…他還打不夠嗎阿魯?」老實說跟菊打架不算什麼阿魯,只是小婉…菊連小婉也牽扯進來了阿魯!

「是啊…腳被他打傷了。」阿爾弗雷德看著包紮過的右腳,怒火漸漸地上升。「王耀,你願意和我們一起教訓本田那傢伙嗎?」

「當然好阿魯!」王耀肯定地說。

******

他要變強,強到奪回自己最心愛的人、強到讓任何人都無法奪走她!

為此,他只有化為鬼神、不擇手段。

小婉…我很快就會來接妳阿魯!


 
 
No title 
這內容......
是將聆褆樣的作品小說化嗎?OAO
No title 
是的~前半部是從聆褆樣的同人本來的
到日/據/時/代之後的文就是自己的
已有向聆褆樣報告過~本人也同意了

所以請不用擔心
謝謝您的發問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jellyfish520.blog126.fc2.com/tb.php/4-f4c5de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