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VOICE OF YOU (グフタXワン) 

炎熱的陽光灑落在滾滾黃沙上,反射出有如黃金一般亮眼奪目的光芒,這片大地上唯一不朽的建築物.金字塔與人面獅身像也因為太陽神的恩典更加光彩動人。看著不因歷史的洪流而消逝的偉大建築物,古夫塔.穆罕默德.哈桑在太陽神神廟內脫下了頭上的白色帽子後閉上眼恭敬地行了個禮。

接著他想起今日有客人,是那個東方小島來的女孩。她的哥哥和自己的母親同被譽為世界四大文明之一,這點讓他非常地期待著她的到來。

如此思考著,古夫塔將方才脫下的帽子戴上後走向了神廟外正在等待自己的貼身侍衛。

「古夫塔先生,您的客人預計一個半小時後抵達開羅,請問要先回去宅邸休息一下再出發嗎?」開著車,光頭的中年侍衛關心地問道。

「……」搖頭,古夫塔表示自己一點也不累。

「明白了,屬下這就送您到機場去。」

點頭,他鮮少有表情的黝黑臉頰微微地笑了;不過說是微笑…也只是嘴角不著痕跡地上揚了三釐米罷了。

「您似乎很期待那位客人的到來?」沒放過這細小的變化,光頭侍衛根據他多年來的觀察發現,他的主人只有在發生值得高興之事時才會有這樣的表情。

「……」以右手食指搔了搔臉頰,古夫塔別過頭去不發一語。

呃、雖然他本來就一句話也沒有說。

看見古夫塔因為自己的玩笑話而感到不好意思,他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光頭後大笑了兩聲。

看著窗外熟悉的一切景色,古夫塔的心裡其實不只期待,還非常在意。

她是亞細亞之花;但卻有著與外表不合的強悍與幹練。

『她是朵帶刺的美麗白玫瑰。』日不落國的那個粗眉男人這樣說過。

『她是寒風中傲骨獨香的清幽白梅。』日出之國的文雅男人這樣評論她。

所以他很在意,是怎麼樣的女孩能讓這兩個男人做出如此的結論。

不出多久他所搭乘的專車便來到了機場,下車並走向入境旅客專用的走道準備接機,古夫塔專心地看著門何時會打開。

「……」不是。

看著似乎是剛從法/國渡假回來的一家四口,古夫塔搖了搖頭。

閉上雙眼,他在心裡默唸著好幾次那個只在資料上看過的名字。

「古夫塔先生,她來了!」天啊,真是美麗…!

在侍衛一聲驚呼下,他原本閉上的雙眼瞬間張開。

映入他眼中的不是玫瑰、不是梅花……是蓮花。

一朵不染淤泥、不妖清漣的白蓮花。

來人身著一件她哥哥家的旗袍式粉色上衣與白色絲質長裙。蓮步輕移時裙擺便隨之搖曳生姿,猶如在風中搖曳的一朵美麗白蓮,說多美就有多美。

「您好,哈桑先生。我是柳婉。」伸出手,女孩微微地笑了下。「這幾天要麻煩您多照顧了……哈桑先生?不要緊吧?」

發覺古夫塔沒有反應,柳婉關心地問著。

「……」將注意力拉回來,古夫塔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事後伸出了手與她相握。

看來她只以為自己只是單純的精神不濟,幸好。

望向身後的侍衛,古夫塔點了個頭意示他替自己說些什麼。

「小姐,古夫塔先生不要緊的。他只是不太喜歡說話罷了。還有,您稱呼他古夫塔就可以了。」忠實地傳達著古夫塔想表達的訊息,光頭侍衛還不忘報上自己的名字︰「我是吉達,請您多指教啊!」

「…好的,我明白了。請多指教。」苦笑著回答,柳婉真的搞不懂眼前這個名為古夫塔的黝黑男人在想些什麼。

不太喜歡說話…嗎?我想應該不只『不太』吧……

------------------------------------------------------------------------

在這個歷史古老且悠久的國度待了幾天,古夫塔依然是保持的平日一貫的作風︰將必須開口對柳婉說話這個重責大任全部交由吉達來代替自己。這讓柳婉心裡萌生了一個念頭……

『林祖媽一定要親耳聽見你的聲音啦!』

如此想著,柳婉開始了一連串的『聽古夫塔聲音大作戰』。

作戰一︰『SPICE危機!』

看著柳婉在廚房裡忙進忙出,吉達有些不安地問道︰

「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為了讓古夫塔先生說話…真的要這麼狠嗎…?「真的要把這個玩意…」

「沒錯,就要這樣!」拿起湯匙在一鍋湯裡攪拌幾下並試過味道後,東方小島來的少女將一小罐顏色鮮紅的調味料加了進去。「等著看吧~古夫塔!」

--------------------------------

「……」看著餐桌上一大堆沒見過的料理,古夫塔皺著眉轉頭望向吉達——大約五釐米。

「呃…這是…柳婉小姐她…喔喔喔喔!」痛啊!

以腳跟用力地踏了吉達一下,柳婉笑著說︰

「這幾天受到古夫塔的照顧實在是不好意思,所以我親手做了一些我家才有的料理…希望古夫塔能夠吃的開心……」羞澀地笑著,柳婉裝出來的小女人表情絕對可以拿到奧斯卡獎。

「……」點頭。

既然是她親手做的……值得一試!

吃著一道道異國美食,古夫塔隱藏在桌巾與桌子底下、穿著涼鞋的腳開始緩緩地打起拍子——以右腳大拇指。

「哇…」驚訝地張大嘴巴,吉達雖然沒看過古夫塔吉度高興時會做出甚麼樣的動作,不過現在看到的這個百分百代表的是『很開心』。

看著古夫塔一言不發但手從頭到尾都沒停過,柳婉突然覺得自己很邪惡…才有鬼。

「古夫塔快喝喝看這碗湯吧,我用很多很多材料才煮成這碗湯的喔!」

接過並看著那碗紅通通的湯,一股刺鼻的味道傳入了古夫塔的鼻子中。

「……」喝下。先是身子一暖,之後香料特有的香味及通體舒暢感在口中、身體中不斷地遊走著。最後,有如開槍時產生的後座力一般,『那個』味道開始在黝黑青年的舌上擴散開來。「……!」

「怎麼樣?」快點、快點說那句話啊!「好喝嗎?」

「……」朝柳婉比了個大拇指,古夫塔表示這碗湯很美味。

「咦————?」不會吧!

女孩沒想到,這個沉默寡言的青年其實很會、也很愛吃辣…

SPICE危機.失敗

***

作戰二︰嚇人恐怖片

「古夫塔~我請達信哥寄來了很好看的電影DVD喔,一起看吧!」

「……」點頭,主動從女孩手中接過DVD並放入播放機中,古夫塔走向了柳婉所在的沙發與她並肩坐著。

陰森慘綠與血腥艷紅所組成的標題說明了這部『很好看的電影』指的便是不折不扣的恐怖片,看著名為『HETA鬼』的恐怖電影裡主角群一同走入另人超級不舒服的房子裡,本想拿恐怖片嚇古夫塔並逼他發出聲音的同時,柳婉也同時掉進了自己所設下的陷阱裡…而且還陷的不淺。

「快、快點逃啊…呀————」不知不覺中與古夫塔越坐越近,柳婉白皙的小手在劇情最高潮時緊緊地用力抓住了身旁黝黑青年精壯的手臂。「哇啊——!」

「……」望向門外被柳婉下命令不准進來的吉達,古夫塔慢慢地伸出了另一隻手輕輕拍了下少女的頭。

而那個在門外守著的忠心侍衛則是嘆了口氣後說道︰

「柳婉小姐,古夫塔先生可是每天都與木乃伊、棺材為伍的男人啊。他怎麼可能會怕這類型的東西呢…」

嚇人(順便嚇己)大作戰.半成功 (嚇到自己的意味)

***

作戰三︰

繼上次的超辣料理作戰失敗之後,柳婉又想到了一個(自認為)絕佳的作戰方式…

「古夫塔你看~」拿著一隻大約有小指般長度的甲蟲笑盈盈地跑到正在研究出土文物的青年身邊,柳婉非常期待他會有什麼反應。「你看我剛剛……呀————」

將手中的甲蟲拋下並往反方向直奔而去,少女的臉色非常難看。

「……?」甲蟲?為什麼要讓我看甲蟲?

「古夫塔先生生生生…你手上的不是眼鏡蛇嗎!小心啊啊啊啊!」指著自家主子手中和自己手臂差不多粗細的眼鏡蛇,吉達現在也很想很想奪門而出。

點頭表示自己手上這條有著艷麗花紋的生物的確是貨真價實的眼鏡蛇,古夫塔以百般不解的眼神看著眼前倒退了好幾步的吉達,似乎是希望他能告訴自己為什麼那位可愛的東方客人一溜煙就跑不見了。

「這個…我想沒有一個女孩子在看到一條比自己手臂還粗的蛇之後還能夠面不改色、從容不迫的…」

「!」

「快點去追柳婉小姐吧。啊…如果可以,請您開開金口吧。小姐似乎很想聽您的聲音呢。」

點頭,古夫塔將蛇放走後以自己的最快速度吹了聲口哨後馬上衝向方才柳婉離開的方向去,一隻中型的黑色短毛犬在聽到這聲呼喚後也緊緊地跟了上去。



「位蝦米啦…為什麼他手上會有蛇啦~討厭討厭討厭!」拍了拍自己差點被嚇到停止跳動的心臟,少女覺得現在想起那條大蛇都還是心有餘悸。「啊…又失敗了…」

想到自己的努力完全都化為泡影,柳婉沮喪地低下了頭在尼羅河河堤邊坐著。

「……」找到了,果然是在河邊。

從柳婉左側的草堆中出現,古夫塔摸了摸黑色愛犬的腦袋表示做的好。

「汪!」對著主人叫了一聲後,黑色狗狗小跑步到了柳婉身邊。

搔搔黑色狗狗的下巴,柳婉開始對著狗狗說起話來。

「…你的主人都不說話,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的主人都不說話呢?」

看著眼前女孩一臉失望難過的表情,古夫塔思考了一陣之後走向了河邊以小瓶子舀起了尼羅河的水走向她。

「…是叫我喝嗎?好吧,剛好口渴了。」接過那瓶水並喝光,柳婉將小瓶子遞還給了膚色黝黑的青年。

「…有很多事情主人不需要開口就會有人替他做好、有很多想法在主人開口之前就會有人觀察到並替他說出來,久而久之古夫塔主人也開始習慣了沉默。因為在他身邊的人都對主人作息與行動模式非常熟悉,所以古夫塔主人也不會特意地去和他們交談。」藉由阿奴比斯說出一長串平日根本不說的話,古夫塔起身走到河邊用手捧起一掬水飲下好解除口渴。

「咦…?古夫塔!」雖然是經由狗狗對著自己說話,但驚訝於他終於開口對自己說話以及那沙啞卻性感的聲音,柳婉以手掩住了張大的小嘴。

「……抱歉,我應該多關心妳、多和妳說話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長髮,他露出一個難得的淺笑後問道︰「梅花小姐,氣消了嗎?」

「……消了啦。」紅著臉嘟嘴對眼前和青年有幾分相似的狗狗說道,柳婉終究還是給了他一個笑容。

「……」走吧。

恢復往日的沉默寡言,古夫塔將手伸向了柳婉。

「才剛想說你終於說話了,現在又變回來了…唉~你主人真是壞心眼耶~」將左手交給黝黑青年後起身,少女邊走邊對著健壯的黑色狗狗說道。

「……」

***

「我都說了不用送了,你們真是的…」在機場大廳看著古夫塔還有那隻名為阿奴比斯的狗狗都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柳婉嘆了口氣。

幸好吉達大叔還一臉捨不得自己的樣子。

「柳婉小姐,您可是客人啊!哪、哪有客人要回去了…主人不送客的道理…?」吉達說著說著竟然紅了眼框。

「……」拍了拍吉達的肩膀,古夫塔走向前去。

「給我?」接過那個裝滿椰棗蜜餞與糖果餅乾的小籃子,柳婉笑了。「謝謝。」

接著廣播傳來少女應該搭乘的班機即將起飛,在和兩人一狗道別後柳婉踏上了歸途。



「這樣真的可以嗎?」好奇地問著,吉達十分在意自家主子為什麼沒有說出那句應該說的話。

點頭,古夫塔轉身後拍了拍大腿意示阿奴比斯跟上他的腳步。

他沒有必要說。

因為她會回來。

『喝過尼羅河水的人必定會回到這片遼闊土地上』,這在他的國家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如果柳婉小姐沒回來的話…」雖然不是故意要詛咒主子戀情不成功,但吉達還是擔心地問道。

「……」停下腳步,古夫塔眼神飄向落地窗外準備起飛的飛機。

「古夫塔先生!」遲遲等不到回應,光頭的侍衛急的頭頂都冒汗了。

「……」深吸一口氣,古夫塔回道︰「如果她不回來,那麼這片土地便會去找她。」

後來?


他們在找尋彼此的中途,他的老友.薩迪克家的土地上再次相遇。

至於戀情……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沒有下一個故事…(被阿奴比斯咬走)
莫名地想寫所以就寫了(毆)
其實我超喜歡吉達大叔還有阿奴比斯的~~~

校稿小精靈都說被打中了www
希望也可以打中很多人www

國家狂熱遊記改天再補…
先去趕阿挪X灣以及羅維諾X小月吧……


BY 意外的發現自己髮型明明就剪成香港但卻維持失敗變成烏姐的妖花
 
 
No title 
發現!好難得的埃灣喔
其實古夫塔有很多東西可以寫的...金字塔拉、神殿拉、連木乃伊都可以寫,但是某舞就是一點都寫不出來(遭毆)

每次看花醬的文,都有一種心頭暖暖得感覺,所以說花醬的文真棒!

PS.國家狂熱人多到嚇死人阿XD
花醬的我愛台2的另外兩篇也都非常不錯喔
No title 
被打中了XD
原來阿灣會怕蛇...


有一家補習班的歷史題本
每次都會有阿灣出來串場~~
No title 
我變成無名氏了拍寫(掩面)
上面是我上面是我............看完埃灣一下子忘了自己叫什麼(誤)
No title 
看到恐怖片大作戰那段讓我噴笑了XDDD
也是,金字塔和木乃伊的詛咒一直是我童年的夢魘,古斯塔夫天天和這些鄉親相處就像呼西班那樣的自然,怎麼可能會被嚇到呢?小灣你千算萬算還是失算了啊(燦)

結尾的尼羅河傳說好棒,好羅曼蒂克哦…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起了《尼羅河女兒》和《闇河魅影》(暴露年齡XDDD)

期待土叔家的相遇~
No title 
咦咦?古斯塔好可愛呢~XD
真是個害羞的孩子

一直很喜歡埃及這個國家
不過我倒是沒怎麼想過埃/灣...

不過結果一樣可愛
是說我覺得吉達更是可愛阿~~

埃/灣文感謝~ˇˇ
Re: No title 
謝謝炎舞樣的支持喔ˇ
其實也只是心血來潮就靠著一股蠻勁寫下去了www

國家狂熱......我只能說良子那邊超多人www
基本上其他時間都是待在攤位上所以沒有感覺<--被打
很高興您喜歡愛台2的故事喔ˇ
Re: No title 
我想應該不少女孩子都很怕爬蟲類吧www
我就是一個ww

我讓鉛筆樣得了失億症了!!!(驚叫)
有想起來自己叫什麼就好www
謝謝您的支持喔ˇ

Re: No title 
恐怖片是我在HACO樣家裡得到的靈感ww
私心認為古夫塔一向都不會被這些東西嚇到啊<--本家設定他也有在考古
小灣失算很大wwww

其實....我必須承認那個傳說是我看別的小說借用來的靈感(<--你去死)
不會暴露年齡啦ww我也看過闇河魅影www

其實...沒有土叔家的相遇ww<---被打
Re: No title 
古夫塔超可愛ˇ
表達情感的方式我自己在描寫的時候也很喜歡呢www

吉達大叔無敵可愛www
蠢蠢的感覺我自己也很喜歡www

謝謝羅諾雅樣的支持ˇˇ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jellyfish520.blog126.fc2.com/tb.php/68-83b14b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