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笨蛋、積木與公車座 (デ/ン/マ/ー/クXワン)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APH】廢柴改造計畫(フェリシアーノXワン) 

毫無疑問的,這個有著捲捲呆毛的廢柴青年是個天生的獵豔高手。

可愛型、美艷型…就連冰山美人型的女孩子也不得不為他那詩詞般令人怦然心動的甘美話語而自動地繳械投降在他總是充滿了拉丁優雅的流行服飾下。

不過那是平常的情況,今天的他似乎一點也不順…

「妳真的好可愛喔,藍色的眼睛就像是地中海最閃耀的寶石一般呢!還有妳那優雅的身段、溫柔的聲調…啊~~我好喜歡好喜歡喔!和我去喝個茶吃點提拉米蘇吧!」

「抱歉喔,我還有事情呢。」摸摸這個令人一點也討厭不起來的搭訕者的腦袋,那位有著蔚藍色眼睛的美人就這樣飄然地離開了捲捲呆毛青年的視線。

「哎呀…」抓抓方才被摸頭的部份,名為費利西安諾的廢柴青年咧著嘴苦笑了下。「失敗了,今天不太順利呢…啊!那邊的小姐~~妳真是造物主的恩賜~~天使都比不上妳那頭閃閃發光的漂亮金髮呢!」

「廢柴給我滾開…哥哥在哪兒…」這位漂亮金髮上繫著深藍色蝴蝶結的美女冷冷地回了這句之後又開始尋找起了她哥哥的蹤跡。「哥哥…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

『噫~~是娜塔莉亞小姐!』心中這麼想著,費利西安諾非常慶幸自己沒有成為娜塔莉亞隨身短刀下被開腸破肚還失血過多的犧牲者。

因為驚慌失措而拔腿就跑,費利西安諾以平時眾人都無緣見到、只有在世界杯足球賽時才能得窺一二的『奧義.疾風迅雷腳』(命名者:本田菊)一下子就跑到了別的地方。回過神一看,這裡正是自己再熟悉也不過的聖馬可廣場。

「這裡也好~~那邊的小姐~~妳好可愛喔!要不要和我去喝杯茶啊~~」長長的黑色頭髮、漂亮的粉紅色衣服也遮掩不住的好身材…萬歲ˇ

「啊?你再給老娘說一次。」真是的!這個國家的男人也未免太愛和人搭訕了,一個不注意就被這麼多蒼蠅給纏上…我還是早點回去旅館休息吧!

回過頭來準備看看跟自己搭訕的蠢男人到底是圓是扁,這個有著一頭烏黑長髮的女孩轉了過來。

同時映入兩個人眼中的是同樣的顏色——宛如最高級琥珀一般的清澈眼眸。

「好漂亮…」那瞬間,費利西安諾只說的出這三個字。

「謝謝…」面對他突如其然的稱讚,這個有著象牙般白皙皮膚、一看就知道是從東方來的大美人將原本要怒罵出來的不雅話語給吞回了肚子裡。

「我叫費利西安諾.瓦爾加斯。最喜歡披薩和義大利麵了,妳呢妳呢?告訴我妳可愛的名字好嗎?」像隻央求著主人來玩的小狗般,費利西安諾以無比閃亮的眼神直直地看著她的眼睛。

「柳婉。」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對小動物一樣圓滾滾且濕潤的大眼睛,柳婉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這樣就可以了吧,我要回去了。」

『啊,她是那個老是被王耀駁回意見的女孩!』

轉身想離開,柳婉卻發現自己的衣角被這個人給拉住了。

『啊,他是那個老是躲在路德維希先生後面哭著求饒的人。』

「不要走嘛~~看在我們常常一起開會的份上,一起去吃提拉米蘇好嗎?吶~~小婉~~」遺傳自爺爺的橡皮糖黏人精個性,費利西安諾以對東方女孩來說有些輕浮的語調對柳婉道。「好嘛好嘛好嘛~~~~」

「……」啪嘰。

各位碰友你們都沒聽錯,那是正常人多少都會經歷過一次兩次的正常生理現象。

「小婉?」歪著頭看著眼前臉色有些怪異的柳婉,史上最弱的搭訕高手好奇地問著。「沒有事吧?臉色很不好喔。」

「想試試看老娘的菜刀嗎?」發動『蟬在哭人死光能力Lv.5』,柳婉拿出了平日不管是上山下海開會逛街切肉切菜切人…咳,失禮了。切肉切菜都很好用,居家旅行必備的好伙伴在費利西安諾面前晃了兩下。

「哇~~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都做請不要打我!」蹲下來並抱著頭求饒,費利西安諾差點連眼淚都哭出來了。

「你是不是個男子漢啊!給我站起來!」將費利西安諾由地上給拉起,柳婉把菜刀收好後氣呼呼地說道:「聽好了,男人要振作!沒有一個女人會喜歡軟弱的男人的。」

「是的…」嗚嗚嗚~~小婉有點可怕呢…

「好,為了訓練你成為一個正港男子漢,我決定從明天開始特訓!」雙手握拳,柳婉眼中燃起了名為『特訓』的火燄。

「咦?」不會吧~~~~~~

「咦什麼!現在先跟我來吧!」拉著費利西安諾襯衫的領子,柳婉大步大步地走往旅館的方向去。

就這樣,『廢柴改造計畫』開始了。

* * *

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隻伸縮指揮筆,柳婉在飯店裡的會議室白板上寫下幾個費利西安諾看不懂的大大中文字之後用那細長的指揮筆在上頭敲了兩下。

「聽好了,男子漢的第一個要件就是不能動不動就哭。舉個例子好了…路德維希先生就非常的有男子氣概!堅強又剛毅!」

「咦~~~~路德的腦袋裡都裝石頭耶,我不要變成那樣~~」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照著指南書或是導航系統那類的東西的話就一點也不好玩了啊。「我們還是趕快去吃甜點…」

「你要被打還是乖乖的學當男子漢?」將木質桌子拍出一個手的形狀,柳婉此時的表情…我想比伊藤潤二先生的恐怖漫畫還要恐怖許多。

「我我我我我會乖乖的學!請不要打我!」躲在桌子下,這個廢柴青年的眼角又開始泛著淚光、說話也開始有了些哭音。

「先從桌子下面出來吧。」看來這個馬上就會哭著求饒的習慣也要改過來呢…「拿去,把你的眼淚鼻涕都擦一擦吧。」

將自己繡有白梅的粉色手帕交給費利西安諾,柳婉摸了摸他的頭。

「小婉真像是MANMA呢!我好喜歡妳~~」笑開臉,這個有著捲捲呆毛的青年張開雙臂將柳婉擁入懷中。「小婉身上有好香好香的味道喔~~」

「我、我才不是你的媽媽…走了啦。」被他突如其然的擁抱給嚇到,柳婉害羞地說著。「你不是要去吃東西?先說明白,我只是覺得有個當地人陪我吃飯應該不會選到什麼奇妙的店家,絕對不是我想和你一起喔。」

「嗯!那我們現在就去吃義大利麵、披薩、還有好好吃的冰淇淋喔!」模仿○浪上的飢餓表情符號,費利西安諾拉著柳婉的小手往飯店外面走去。

「噗…」沒想到他還挺好笑的,噗○的表情符號都學的那麼像…真是個有趣的人。

* * *

充分地享受過好吃到會讓人下巴掉下來的義大利麵、披薩以及冰淇淋後,兩個人邊散步邊聊著天。

「原來你那麼久以前就認識菊先生啊。」好奇地看著費利西安諾的側臉,柳婉發現他意外的…帥氣。

『我在幹嘛!別胡思亂想了我!』邊走路邊搖著頭,有著梅花香味的少女想藉此揮除那剛剛讓她有那麼一丁點心動的深遂臉龐。

「小婉?」為什麼要一直搖頭呢?不過這樣也好可愛呢!

「我沒事啦…哇啊啊啊啊———」差點被什麼東西給絆倒,柳婉一個重心不穩變往後方倒了下去。

不過她卻沒有感受到預期的疼痛。

「沒事吧?」真危險啊,差點小婉就要跌倒了!

伸出雙手護住柳婉不讓她掉下去,費利西安諾將臉貼近了她關心地問道。

「……!」心跳好快…他的眼睛一直看著我…「我、我沒事啦。」

「沒事就好了。」扶起她,費利西安諾的眼神及嗓音此時不管是聽來還是看來都非常地性感。

嗚…這就是拉丁血統的証明、義大利男人的真本事嗎,難怪好多人都喜歡被搭訕啊…

「大姊姊對不起!」一個大約十歲的小男孩有些氣喘吁吁地跑過來說:「我們的足球害妳摔倒了,對不起。」

「沒關係喔,有這個大哥哥救了我所以我沒事喔。」摸摸小男孩的頭,柳婉表示自己一點也不在意。

「吶吶,讓我加入你們吧!我也想踢足球呢!」從地下撿起那顆差點讓柳婉以不雅姿勢跌倒的足球遞給眼前小男孩,廢柴青年笑嘻嘻地和他這樣說道。「我可是很厲害的喔!」

「好啊好啊,我們來踢五人制足球。」拉著費利西安諾的手就跑,男孩熟練地踢著球往自己與朋友們玩球的場地前進。

「小婉也來吧!」在還沒跑遠前,他伸出了手捉住那隻細白的小手。「我們去踢球!」

「等、等等啊~~別跑那麼快啊!」驚慌地叫著,柳婉就這樣被半強迫地跟了上去。

到了那個被少年稱為足球場但實際卻只是個畫了白線的廣場時,早已經有不少的大人小孩聚集在那裡開心地踢著球。看著
每個人都熱衷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柳婉突然覺得或許這就是他們的民族性。開心地過著每一天,工作後享受好吃的食物、好喝的酒、穿著漂亮的衣服、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太好了!」

球場上的一聲呼喊讓她回過神來,是費利西安諾。

開場不到幾分鐘他便以驚人的精湛球技踢進了一分。

「小婉小婉妳看到了嗎?我踢進一分了喔~~」開心地在球場中央手舞足蹈著,此時的費利西安諾看起來就像個孩子一般天真無邪。「我等一下會為了妳來個帽子戲法喔!」

(帽子戲法:足球比賽中一個人單場獨得三分。)

接著四周圍響起了口哨聲掌聲噓聲。

「唷~~小子不錯喔!男人就是要為了心愛的女人奮力戰鬥啦!」這是來自觀戰大叔(五十三歲)的口哨聲。

「啊~~帥哥~~你們兩個一定要幸福喔!」這是由柳婉旁邊的大學女生給的掌聲。

「小鬼,我會讓你耍帥失敗的!然後那邊的BELLA(美女)就由我來給她幸福吧!」不屑地說著挑釁話語,費利西安諾的對手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噓聲。

「等等…」我可不是他的女朋友啊!

「我不會讓你搶走小婉婉的!放馬過來吧叔叔!」背後燃起了熊熊烈火,費利西安諾的羷此時看起來真是認真到一個破表。

接著,一場世紀五人制足球大戰(騙人)就這樣展開了…


『你們把老娘放到哪裡啦!』


雖然這麼想著,但柳婉還是遲遲沒有任何行動。並不是因為對這種將自己當成當成賭注的比賽一點生氣的感覺都沒有、也想過要自己下場參加比賽…但根據自己對足球的一知半解知識還有根本就不熟練的足下功夫…還是不要下場會來的比較好吧?誰叫她家一點都不流行也沒有多少場地玩足球呢!

宣告比賽開始的哨聲響起,擔任中鋒的費利西安諾由同伴那裡接過了傳球之後便以輕快的腳步向球門方向衝去。先是以高超盤球技巧閃過了一個人;接著在球快要被搶走之前使出了一個假動作將球傳給和他同一隊的那個小男孩;之後在小男孩巧妙的傳球下又踢進了一分。費利西安諾忍不住開心地抱起了那個孩子。

「你好棒啊!以後一定可以成為國家代表隊的!」

「真的?」笑開了臉,男孩在從費利西安諾身上下來後手舞足蹈的說:「我以後一定要加入A聯盟然後代替國家去比賽!」

「嗯嗯~~我很期待喔!」摸摸那小小的腦袋,費利西安諾走回了場中央準備下一次的開球。「小婉~~剩下最後一分囉~~」

有些尷尬地笑著後朝著他揮了下手,柳婉點了點頭。

這次由另一位中鋒盤球前進,不過很快卻被方才放狠話的大叔給搶了過去並踢進他們的第一分。

「小子,這就是我的厲害!」雙手插著腰大笑著,大叔得意地說道。

「的確是很厲害…不過我不會輸的!」或許是對把柳婉牽扯進這場比賽中感到過意不去,費利西安諾此時燃起了平時根本無緣見到的鬥志。

第四度開球,這次形成了大叔VS廢柴…更正,大叔VS費利西安諾的情形。

帶著球前進,兩個人在離球門不遠處展開了一場搶奪球的激烈爭奪戰。眼看著自己就要位居下風,大叔使出了一個犯規邊緣的小動作。

看見這個情形坐在場外的柳婉站了起來大聲地喊著:「費利西安諾~~加油啊!」

「……!」看我的!為了小婉我不能輸,我一定要再踢進一分!

在眾人的驚呼下,費利西安諾帶著球跳了起來。接著在空中邁開大腳一踢……


『那是足球之神所派來的使者,他華麗的動作以及精湛的球技簡直就像是另一個世界才能見到…看似柔軟卻充滿著爆發力的射門…上帝、聖母瑪麗亞啊,就是要我被這個人搶球並踢進球十萬次我也甘願啊!』

節錄自敵隊大叔回憶錄.『VIVA!!』


「「太棒了!」」場內與場外同時響起了一樣的話語,接著場內這個踢進三分的英雄一個不注意就被飛奔而來的女孩給撲倒在地上。

「超厲害的啦!」完全對費利西安諾之前表現像個沒用傢伙的狀況改觀,柳婉此時的眼神就像是少女們看到自己最心儀的偶像出現在自己眼前一般閃亮亮。「你真的做到了耶~~很帥氣呢!」

完全沒發現自己現在是以極度不雅的姿勢坐在費利西安諾身上也沒注意到比賽還在進行中,梅花少女興奮地喊著。

「我被誇獎了耶~~Ve~~好開心喔!」雙手伸直,廢柴青年也開始一同與柳婉歡呼著。

「小子!現在可還在比賽啊,你們兩個要親熱是可以啦……只不過也得等結束之後啊。」笑容中猥褻還帶點揶揄,方才說要和費利西安諾一決勝負的大叔此時忍不住爽朗的大笑著。「來吧,我們來好好的比完這場!」

「我我我才沒有和他在親熱呢!費利西安諾這個笨蛋~~!」一拳揮向躺在地上的捲捲呆毛青年,柳婉連忙從他身上跳了起來並回到剛才觀戰的位置上坐好。

「嗚…好有力的一拳…」這樣害羞著的小婉也很可愛呢!這個就是阿菊常常和我說的『傲嬌』吧!好可愛好可愛喔~~(自重!)

從地上爬起,費利西安諾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之後再度站回了場中央準備開球。或許是因為方才完成了帽子戲法而鬆懈下來,馬上就被對方給踢進了一分。摸摸腦袋,雖然對方開始展開反擊行動,他卻露出了一副游刃有餘的笑容。

『他為什麼還在笑?』這樣想著,柳婉在三十秒之後得到了解答

嗶嗶———清脆的哨音再度響起,這次哨聲代表的不是某個人踢進球,而是比賽到此終結的意味。

三比二,費利西安諾的隊伍以一分之差贏來了這次甜美無比的勝利果實。

「叔叔你好厲害,我差一點就要被你搶走球了呢!」走向前去和大叔握手,費利西安諾大幅度地揮動著手腳說。

大笑三聲,大叔才正要開口的時候卻被遠方傳來的一陣怒吼給打斷了。

「你~~個~~死~~鬼~~~~又給我跑來踢足球了!還不回去顧店!」

「噫———老老老老老老婆!」發出一聲悲鳴,大叔連忙跑到河東獅吼技能點滿的老婆身邊開始狗腿著。「我馬上去看店~~妳渴不渴?我幫妳倒杯冰冰涼涼的飲料好嗎?」

看著這場有如鬧劇一般的足球比賽結束,柳婉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小婉笑的好開心喔~~」神奇地從背後變出一罐果汁,捲捲呆毛的青年將它遞給了梅花少女。「請用。」

「啊哈哈…謝謝你喔。」打開那罐果汁,柳婉將那拿在手中無比冰涼的鐵罐交還給了費利西安諾。「你喝吧,踢了這麼久一定渴了。」

這個行為讓費利西安諾差點站起來大聲地歡呼。

「先說喔~~這可不是代表我開始喜歡你了,只是不討厭而已。」不多給他半點妄想的機會,柳婉別過頭去。

「嗯,就算這樣我也很開心喔。」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果汁後,費利西安諾繼續說道:「因為小婉不討厭我啊。」

這傢伙…該說是呆過頭還是樂觀到了極點呢?真是拿他沒有辦法呢。

伸出手摸了摸費利西安諾的頭,柳婉給了他一個可愛的笑容。

「我們去別的地方逛逛吧!」起身,柳婉對他說。「我還想吃冰淇淋,請我吃吧!」

說完,柳婉便邁步走向另一條沒有走過的路。

「SÌ, il mio miele!(好的,我的蜜糖!)」看來他也不是全然沒有機會嘛。

費利西安諾笑著跟了上去。

* * *

剛穿出那條小巷,柳婉卻撞上了一個大約有一百九十公分高的彪形大漢。退後了好幾步,才正想要抬起頭來道歉的時候沒想到對方卻先開口了。

「啊~~好痛啊!我的肋骨被撞斷了啊!」說著一聽就知道絕對不可能發生的話,臉上有著刀疤與肥肉、疑似黑手黨的壯漢

惡狠狠地繼續說道:「小姐,妳要陪我醫藥費啊~~我看看……這個兩萬歐元跑不掉啦!」

嗚哇~~好老套的勒索方式喔,我家都沒有人在用了說……不過,敢打擾老娘買冰淇淋吃?等等就讓你死的很難看!準備好了嗎,夥伴?

在心底默默地吐槽著壯漢的勒索方式,柳婉默默地摸了下自家菜刀。看來等等是免不了一場腥風血雨了……才怪。

「不不不准七戶、呃…欺負小婉!」挺身擋在小婉前面為她解決困難…我真是帥耶!

腦袋想著這樣帥氣的行為一定能得到美人芳心,但說出來的話不但咬錯字還結結巴巴,帥氣度頓時下降了一半。

「啊?」貼近費利西安諾身旁,黑手黨壯漢眉頭皺了起來。「年輕人你膽子不小啊…」

好、好可怕喔!可是我不能逃!我要保護小婉,我要當個小婉喜歡的男子漢!

拿出一顆大約蕃茄大小的紅色物體,費利西安諾邊發抖邊將這個不明物體高舉在黑手黨壯漢的面前。

「這什麼…啊啊啊啊啊!是紅惡魔啊!」終於看清楚費利西安諾手中拿著的不是番茄而是被眾人稱為紅惡魔的手榴彈,黑手黨壯漢嚇的倒退了三步。「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啊!」

「不準出現在我和小婉面前,要不然我就把安全栓打開了喔!」啊…拉開了。

接著街道上除了費利西安諾與柳婉外瞬間空無一人。

「哈哈…我保護小婉了…」從緊張的氣氛中一放鬆,費利西安諾整個人都癱軟了下來。

「費利西安諾你笨蛋啊,還不快把手榴彈放下然後逃走!」拉著他寶藍色的軍服衣擺,柳婉大聲地說著。

「這個啊…其實……」他悄悄地在柳婉耳朵旁說了幾句話。

接著兩個人開始大笑著。

「什麼嘛~~你那個只是模型喔,嚇了我一跳耶!」還以為這裡過不久就會化為一片廢墟了…原來只是虛驚一場。

「嗯,我之前從博物館裡拿了一個展示用的模型出來玩,結果忘記放回去了。」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費利西安諾傻氣的笑著說。

「你喔,別再讓我擔心啦!」像個母親對著孩子碎碎唸一般,柳婉接著說:「為了讓你不再這麼亂來,我決定不吃冰淇淋了!」

歪頭,他不懂不吃冰淇淋和亂來這兩件事情之前有什麼關聯。

「我們現在就回飯店去進行男子漢的特訓吧!要好好的跟上來喔,費利隊員!」

「是的,小婉隊長!」太好了,小婉叫我的小名了耶!


雖然離成為正港男子漢的日子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過成功得到美女芳心的日子似乎也不遠了呢!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義呆~~~我終於寫出來了ˇ
太令人高興的再挑戰成功ˇ

事實上妖花正為了很多事情在努力著
也希望正在努力的碰友能和我一起加油
大家一起達成目標吧~~^___^

下一篇....剛開始進行中(神秘笑)

母親節就要到了~~各位要當個好孩子喔
妖花明天也要飛回妖花星去找媽媽了喔~~

那麼我們下一篇見ˇ
 
 
【APH】全世界都愛妳ˇ (全世界X妳ˇ) 
此篇為妖花夕海共同創作

費利西安諾:妳比這世上所有的PASTA和PIZZA都更讓我喜歡喔ˇ

羅維諾:我、我才沒在意你……好啦是有那麼一點點……想笑就儘管笑吧!只有你是特別的喔

菊:妳比綾波零和初音MIKU更萌啊!!!(拿出相機)

像小鳥一樣帥的不憫基爾伯特: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開玩笑的,跟你在一起才是世上最快樂的事情!

路德維希:……啊啊啊啊~~~~~~(因為害羞說不出口而跑走了)

勇洙:我跟你的故事比「天國的階梯」更盪氣迴腸!

香:……I want to kiss you, 十個 (爆衣)

泰哥:人家…人家願意為了妳當一輩子的男子漢!!(蓮花指)

阿爾弗雷德:妳比可樂、奶昔、漢堡&薯條都要來的&^ERCI)hdfo j9- q……(咬咬咬咬)

亞瑟:我是紳士,而你是高貴的淑女,是魔法的力量使命中注定的我們相遇 (親吻手背)

伊旺:讓步?我只對妳有這種服務喔ˇ (下一秒拉進懷裡KISS)

法蘭西斯:你的崇高精神是凱旋門,你的高貴媲美艾菲爾鐵塔,你的無暇化成世上最美的羅浮宮……(下刪一萬字)

NINI: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你們年輕人現在流行的我也跟的上喔阿魯

托里斯:你真的好可愛呢,像天使一樣……我想一直留在你的身邊 (微笑)

橡皮愛德華: 我願意當你的橡皮擦~為你擦去所有的不愉快~(閃耀著帥哥光芒)

萊維斯:為了你,我會努力長高的!(握拳) (下一秒被拿著水管的手壓下去)

安東尼奧:我對妳的情感~就像愛番茄那樣愛你啊!!! (下一秒被番茄擊中)

菲力克斯:把你的首都也變成華沙,那你就是屬於我的了!

巴修:我對妳的愛…就和我家銀行裡的錢一樣多!!

羅德里希:你是比任何樂章都動人的詩篇 (BGM:莫札特)

丁馬克: 妳是我的小美人魚~~我會愛你一輩子不讓你變成泡沫的!!(熱血燃燒中)

諾爾:你願意成為極光中的歐若拉嗎?(伸手)

艾斯:因為你…我想我家火山又要爆發了…(別過頭去)

提諾:我想牽著你的手,一起坐上聖誕老人的馴鹿車,走遍全世界散播愛的禮物,好嗎?(微笑)

貝爾華特:…這張沙發…一起坐…(拉進懷中+偷親)

彼得:小西會努力成為一個跟你匹配的國家,你要等我啊!

蘭哥:十萬朵鬱金香都比不上你的美麗

馬修:你的存在就是這瓶楓糖一樣的甜,我想……與你共賞每年的遍山楓葉,可以嗎? (害羞)

古夫塔:…………你是尼羅河上的女神(抱住後小小聲地在耳邊說)

古//巴:這盤冰淇淋是為了跟你分享才拿來的!(爽朗笑)

海格:…………(先親了再說)

薩迪克:哼!誰說我好勇鬥狠?我也可以很溫柔的,只對你。 (摘下面具)

羅//馬爺爺:小姐你的美真是上天賜與的藝術品啊!!要不要和我……(ry (下一秒被毆飛)

日//耳//曼爺爺:……我會保護你的。 (拔劍)









神羅:喜歡你……在這世上最喜歡的就是你!不管過了多久都會一直喜歡你的!



全世界都愛我們,我們也愛全世界ˇ

祝各位有愉快的每一天ˇ
 
 
【APH】Happily Ever After (ローデリヒXエリサベータ) 
在一起已經不知道有幾年的歲月了。

幾百年?亦或是更多?

每當我意識到需要妳的時候妳總會在我身旁。

傷心哭泣、憤怒生氣、沮喪消沉還有開心大笑的時候妳都會在我身旁。

我已經漸漸地習慣妳,不對…

我不能沒有妳。

就像人活著一定要呼吸一般,妳是我的空氣。

只要一回頭妳就會對著我微笑、為我擔憂各項我並不擅長去處理的戰爭或是政治、為我烹調美味精緻的食物、為我打掃清潔宅邸內的每個地方…甚至為了我再度穿上那套讓你像個女武神一般的軍服…

妳的笑容比任何事物都要來的珍貴…

那是我的寶物。

我很慶幸妳在我身邊…

可以的話…

「伊麗莎白,可以伸出妳的手嗎?」摸摸口袋,羅德里希的臉並不像往常一般溫柔地注視著伊麗莎白而是刻意地不去看她。

「好的。」伸出右手,伊麗莎白微微地笑了。「羅德里希先生,怎麼了嗎?」

「錯手了,麻煩左手。」將她的右手輕輕地壓下,羅德里希比亞瑟還要紳士地輕輕握起伊麗莎白那塗著透明粉色指甲油的纖纖玉手。

「左手…怎麼了?」她不明白。

一定非要左手,右手不行嗎?

「我只說一次,請妳聽好。」將原本別著的臉轉回來看著伊麗莎白,羅德里希推了下眼鏡後將口袋中的東西給拿了出來並套在眼前美人的左手無名指裡。「伊麗莎白.海德薇莉小姐……請和我結婚。」

「咦?那個…我們很久以前有結過一次啊…」不會吧?不會的…「雖然現在已經離婚很久了…」

她指的是奧/匈帝國這件事。

「那是我們上司做的決定,和我個人的意志並沒有直接關聯。」

「那麼…那麼…」不可以哭…不可以哭啊伊麗莎白!「羅德里希先生…」

拼命地想擠出一個笑容,但她的眼前早已一片模糊。

刻意勉強自己微笑的結果便是現在她這副說笑不笑、說哭也不哭的微妙臉孔。

「我現在一定很醜…請你不要看我…」別過頭去,好強的她這才讓眼中的淚水流下。「可惡…鼻涕也…」

「我並不這麼認為。」伸出手將伊麗莎白別到一旁的臉給移回來,羅德里希將她擁入了自己懷中。「對我來說,妳一直都很美。如果妳願意…請陪著我,直到生命終結為止。」

「請你再說一次…」好幸福啊…好幸福啊!

「真是的,我不是說過我只說一次嗎?妳真是個笨蛋小姐!」嘴上罵著,不過一向刀子嘴豆腐心的羅德里希在沉默三秒之後又開了口︰「請和我結婚並陪著我,直到生命終結為止。」

「好的,我很樂意!」

他低頭。

她抬頭。

靜默的空氣中充滿了甜蜜的喜悅感,而有如蜜糖般甘美的緊張感在兩人四周流動著。

相視一笑,他與她讓自己的唇與對方交疊。

節儉到家甚至過頭的王子與男子氣概無人能敵的公主…

雖然這對組合非常地奇妙…

不管怎麼樣,結局都絕對是———


Happily Ever After



-------------------------------

獻給大學時代非常照顧妖花與班上大家的好朋友、永遠的好班代.Franky

恭喜你要結婚了,雖然你應該看不到這篇文章…(因為這是同人啊www)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一定會去參加喜宴的。

祝你和女朋友…更正,老婆…永永遠遠Happily Ever After!!


妖花
 
 
【APH】OH MY LOVER (情人節小短篇)(0211放上米日篇) 
又到了這個季節的這一天。
每個人在這天心情既緊張又不安;卻又帶著喜悅。
那是一個像是加了過多砂糖、溫暖到會把所有東西融化的剛出爐鮮奶油草莓蛋糕一般的甜蜜日子。每個男孩女孩都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在這一天他們會互相傾訴愛意、將禮物與蜂蜜般的話語傳遞給自己心裡最重要的那一位。

這一天是什麼日子?
傻孩子,這天是情人節啊!

米日篇:

(請反白觀看)

對他來說,這天其實沒甚麼多大的意思。還不就是那些糖果餅乾公司的陰謀嗎?雖然這讓他賺進了不少利益就是。他家門前每年都有很多女國、高中生經過時一邊大聲地討論著要送學校的某某人本命巧克力;又送某某老師義理巧克力等等…當然也不乏畫著有些濃妝的上班女郎踏著五公分高跟鞋,手裡提著一只紙袋裝滿了要分送給全公司男性這樣的場景。更有在那天夕陽西下垂頭喪氣連一個巧克力也沒收到的可憐倒楣鬼邊啜泣著邊經過他家。諸如此類的景象讓他早已練成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高深功力了。

不過自從那個年輕的國家開始強制逼迫他與自己共度每年的二月十四日之後,他的想法居然悄悄地轉變了,他竟然覺得其實這個節日很不錯…

「Hello~~Hero’s coming~~阿菊我來玩了!」以妨害公共安寧為己任…更正,以拯救世界危機、守護世界和平為己任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今天也很暴力…很有活力地撞壞了本田家的拉門。可憐的門啊~~嗚呼哀哉。

「請把門修好。」扶著額頭,本田只覺得頭和胃都隱隱地痛了起來。

快速地將不知道已經修過幾次的拉門給裝回去,阿爾弗雷德用小跑步跟在本田身後進了他家。

「Hi~Pochi~~英☆雄我來玩囉!」蹲下來摸了摸那隻正在睡覺的白色小狗,阿爾弗雷德咧嘴笑著說。「在睡覺啊…等等你睡起來再請你吃英☆雄特製的…」

「阿爾先生,狗和貓都不能吃巧克力。請不要拿給波奇吃好嗎?」這個笨蛋…難怪每年都被自己家裡的那些狗狗貓貓給絆倒。「還有,你忘記脫鞋子了。」

在阿爾弗雷德還沒自己說出蠢話之前先行吐槽完畢後,他指了指地上好幾個髒兮兮的黃色泥土腳印。

「啊哈哈哈哈~~不要在意那種小事嘛~~英☆雄我維護世界的和平時難免會踩到一些髒東西啊~~對了阿菊,今年我也做了巧克力給你喔☆」

該不會是那個、那個…

「你看~~!」拿出自製巧克力在本田面前驕傲地炫耀著,阿爾弗雷德對他眨了眨眼。「超級特別閃光宇宙無敵霹靂爆炸強大威力巧克力(英☆雄我好棒版)!快點吃吧!」

「……」那只是螢光色素加太多了吧你這個白癡!「我會妥善處理這盒巧克力的。」

以不著痕跡的話語表達自己拒絕之意,本田菊接過那盒看起來鮮艷至極的螢光色巧克力後便想走到廚房去;當然是去丟掉
那個吃下去可能會肚子痛三個星期的這盒巧克力。

嘟嘴、還是嘟嘴。

世界的英☆雄嘟起了嘴充分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Boooooooo~~~~」以噓聲傳遞自己的不悅,阿爾弗雷德在抓了抓頭之後突然奔向前去擋在了本田菊面前。「給我!」

一把搶過本田拿在手上的那盒超級特別閃光宇宙無敵霹靂爆炸強大威力巧克力(英☆雄我好棒版),阿爾弗雷德粗魯地將上頭其實也包的歪七扭八、不成形狀的包裝紙給拆開並丟到一旁,接著抓了幾顆隱隱約在空氣中散發黃色、粉紅色、綠色微光的巧克力吃進嘴裡之後…

「阿爾先……!」這個寡廉鮮恥的傢伙在做什麼!竟然對我這老人家…

姑且先不管使用過剩的螢光色素會不會對世界的宅腐王造成什麼身體不適的影響,甜膩的味道在舌尖傳遞著那個人特有的孩子般霸道與他對自己從初次見面到現在都未曾改變的愛意。好不容易從那令人窒息的吻中回神過來並推開他,本田喘著氣望著眼前這個年輕、爽朗的大孩子。

「阿菊你想做什麼英☆雄我全都知道喔。」結束強迫餵食巧克力的行動,世界的爛☆人…更正,世界的英☆雄嘴角浮現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所以你還是乖乖地吃掉英☆雄我親手做的巧克力吧,不承認反對意見喔!」

皺眉苦笑,本田菊撿起地上散落一地的其他巧克力收進盒子裡。


他果然對這個人沒辦法呢……


「By the way, Kiku…Happy Valentine’s Day!!」

「情人節快樂,阿爾先生。」


肚子痛就肚子痛吧,反正一年才一次。